傳習錄讀后感500字

問:“延平云‘當理而無私心’?!斃怼c‘無私心’如何分別?”先生曰:“心即理也?!疅o私心’即是‘當理’,未當理便是私心。若析心與理言之,恐亦未善?!?/p>

又問:“釋氏于世間一切情欲之私都不染著,似無私心,但外棄人倫,卻是未當理?!痹唬骸耙嘀皇且唤y事,都只是成就他一個私己的心?!?/p>

——《傳習錄》

王陽明通過朱熹老師的一句話來闡釋他的“心即理”學說,“當理”就是天理顯現,要想天理顯現,就要去掉后天的習染。私心就是后天習染的體現,去掉了就是無私心。無私心當然就是天理。反過來講,如果你的天理沒有顯現,那是因為你的心受到了后天的蒙蔽,心有私欲就是有私心。簡單的說當理等于無私心,它倆是一回事。要是把他倆分開說就是因果關系,這是朱熹的理論了,王陽明是不認同的。

《傳習錄》.jpg

有意思的是陸澄又問了佛家的無私心和當理的關系,他認為佛家的無私心是不當理,因為他拋棄了人倫,這個人必須得盡孝。在我們沒盡完孝的時候出家,這首先就是違反人倫的。作為一個人,父母把我們生下來養大,我們必須要盡孝。一個人可能沒有伴侶,可能沒有子女,但他一定有父母??此瓢哑咔榱麙伻ヒ贿?,四大皆空,那父母之情呢?在父母健在的時候,你去追求佛教的無私心,這就是天理沒有顯現。你的心被你追求佛教的無私心蒙蔽了,說白了,你為了你的欲望拋棄了人倫,因為私心所以不當理。這是從反面論證王陽明心即理的一個體現。